新闻动态 / NEWS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行业知识>> 详细内容
创新是经济发展的动力

发布时间:2015-01-20

2.3.4竞争力表现为转化的速度
当全球化新商业模式的平台愈筑愈高的时候,一项新技术、一个新发明,可以在同一时间普及开来,美国创造财富的速度与他们利用新科技的速度几乎一样快。
 据美国《商业周刊》(2004/10)统计,自1995年以来,美国国民产值投入商业投资的比率平均只有11.3%,与上两个十年基本持平,大大低于日本的水平。然而,美国的生产率却实现了飞速增长,原因就
在于对个人电脑和因特网新科技的迅速应用。
2.3.5转化需要有一个全开放的金融市场
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来看,这种转化的活力,应该与一个国家具有独特创新能力的金融资本市场相匹配。
 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,美国在金融市场取消管制条例之后,金融产品不断创新,股票和债券市场、共同投资基金、套期保值基金、机会基金、高收益基金、过渡基金、风险资本基金,以及初次公开发售股票的数额和种类都增加了,这大大超过所有国家的总和。因此,美国中产阶级把越来越多地把资金委托给新兴的金融机构,而非那些日趋保守的大银行、大的保险公司。
2.3.6新商业模式弘扬风险精神
在90年代,美国通过初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办法,为大约4000家公司提供了资金,金额高达2500亿美元。而整个欧洲在同期仅为几百家公司
提供了资金,金额不到美国总金额的10%。这种自下而上的企业家经营意识、敢于一搏的“美国式”资本主义风险精神,使整个美国编织出了一个又一个创新神话。
2.3.7硅谷+华尔街=新商业模式
“硅谷”就是一个现实中的神话。与其称“硅谷”,还不如称之为“华尔街之谷”更为贴切——它把专业科技人材与企业经营最有效地
嫁接起来,从而制造出众多的托马斯•爱迪生这样的人物——既是企业家又是科学家,这无疑是新商业模式最具有创新力、最富有魅力,也是最具有说服力的地方。
2.3.8大商业模式小政府格局
小政府大社会,小政府大市场,全球竞争看哪国的政府小得快。前世行行长沃尔芬森于1997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称,自70年代以来小政府小得快的国家经济增长提升了3%,小政府小得慢的国家只提升了0.5%,
两者之间的差距相差六倍!所谓“小政府”是说“总统”、“总理”、“议长”、“执政党”,他们只是国家管理者,各级政府也都需要实行成本核算、实施企业化管理。国家的事政府可以做,民间也可以做。
从一些国家的实践来看,政府的事由民间办以后,效率大幅提升经济增长,模糊了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的界限,对抗性矛盾少了,社会和谐程度也相应提高了。
2.3.9美国创新三大支柱 
制度创新,进一步拉大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差距。
小政府大社会、小政府大市场,里根政府从创新政治开始,实施“政府企业化”管理。美国于70年代率先进行全方位改革,推动劳工市场和商品市场的自由化,以及取消社会福利从而使美国人变得更加独立。人们向实物资本和人力资本投资重新得到高额利润和丰厚回报,而国家并不从中巧取豪夺。 
 1970~1998年,美国私营企业创造了几百万个新工作岗位,使就业人数增长了70%,而欧元区的就业人数只增长了5%。
美国得力于新商业模式
2005年1月20日,乔治.布什在他的第二任总统就职典礼上宣称,美国要把自由撒播到“世界上最黑暗的角落”。从以前的“引领民主”到今天的“推进民主”,布什的口气越来越大,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如此“牛气”?一言以蔽之:美国的经济。
 在世界工业化国家中,美国创造的价值最大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,这个头号经济大国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创造的价值,平均年增长率为3.1%。较之日本、欧洲,美国的新商业模式确实领全球化之先。
这个“领全球化之先”,得力于制度创新。
2.3.10印度直逼中国启示录
印度遵循“美国经济发展模式”——低投资率、低储蓄率、处事公平的政府及高赢利企业,直逼采用“日本模式”的中国。
 印度政府几乎不采取如税收优惠、直接贷款与隐性补贴等各种产业政策,而是在赋税上一视同仁。它们扬弃干预市场的政策,改用私有化及放松监管的产业政策,使得印度不光只有制造业获得发展,就连服
务业也开始具备全球竞争力。德里致力于发展“世界办公室”的形象,主要提供增值服务出口——印度的劳动力以低成本和高技术水平引人注意。
•相关新闻

•相关产品